诺德基金投资经理胡志伟:科技股怎么做“价值投资”

2019-09-27 11:48:46 新浪财经-自媒体综合 打印 复制链接 繁体中文 字号

  来源:诺德基金

  原标题:诺德基金专户投资部投资经理胡志伟:科技股怎么做“价值投资”?

  最近科技股这个话题真是火到不行啊,小诺邀请到诺德基金专户投资部投资经理胡志伟就【科技股怎么做“价值投资”】这个话题展开了一系列问答,小伙伴们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哦!

  小诺:您是如何理解投资中“慢就是快”这个观点呢?具体应该如何执行呢?

  胡总:总体上来说,我自己性格是比较保守稳重的,所以在投资的时候也会经常思考,做决策会比较慢。我们经常说从100块钱,如果跌了50%变成50块钱,但是从50块钱再回到100块钱,就需要涨100%。所以我自己在做决策的时候,给自己的要求就是尽量少犯错误,尽量不要去犯大的错误,不犯致命性的错误。我在做决策的过程中,需要去看更多的信息,去做更多的思考和观察,然后比较慢的来做决策,尽量让一个组合做到比较平衡和风险分散。从净值表现来看,希望它的回撤相对较小,波动相对较少,但相对应的增长速度从短期看就会比较慢。

  我是很推崇巴菲特,他对两个事情看得比较通透,一个是企业的财务,我们看他写的给股东大会的信,就能看出他对很多财务工作的分析与处理,往往对财务的“通透”也体现了他的企业运作的模式。另外一个通透体现在他对于人性,包括投资中的,企业管理层中的人性。巴菲特是在基于两个通透的基础上来做投资决策。我曾经写过一篇文章,巴菲特的策略普通人可能很难去模仿或抄袭,因为他的资金周期比较长,资金成本可能相对比较低,财务的处理也不一样。但是我们在日常的投资过程中,研究过程中是可以向他看齐,包括我们对企业的财务,对企业的经营管理,以及投资市场中人性等因素,需要看得更加透彻一些。

  小诺:您觉得普通投资者和专业投资者之间最大的区别是什么?

  胡总:这也不是绝对的。专业投资者是全职在做投资,个人投资者在这方面的时间不会特别多。比如,我管理一只符合我风险收益配比的基金产品可能需要二三十只股票,但一般投资者在持有自己二三十只股票的同时,还会去关注市场中的另外二三百只股票。事实上,一个人的精力是有限的。

  作为专业投资者,更大的优势在于团队。诺德基金目前有二十几位细分到各个行业的研究员,还有很多卖方机构提供支持。对于我们的研究人员来说,基本每天都在收集行业的信息,调研上市公司的情况。另外,我们也会定期开展讨论交流,随时沟通最新的市场以及上市公司的情况。我认为诺德的投研团队是比较稳定的,且团队成员之间的配合时间也比较长,已经形成了一种投资上的“默契”。这种配合其实是非常重要的,这种团队作战的方法更适合于组合投资,并且能为投资者创造出比较好的风险收益。

  小诺:您这边的团队研究员会大量的去做一些调研,您个人认为实地调研是否能够帮助您的投资获得最真实的信息?

  胡总:实地调研对于投资来说是挺重要的。例如,到车间现场,看机器忙不忙,原料是否充分,能大致看出企业的生产是紧张还是清闲。机器上的铭牌会记录机器的安装时间,运作的时间也能看出工厂是否已经长久运作。这些现象也能够体现企业管理的好坏。另一方面,实地调研能有机会与高管进行直接沟通。

  我以前很好奇各种企业的真实运作情况。但这两年我的感受是,实地调研的效率比较低。第一,很多企业的地理位置偏远,经常要在途中耗费较长时间,但真正有效的调研时间却只有几个小时。

  其次,在实际调研过程中,得到的信息相对分散,并不全面,之后还需要再花时间和精力去考虑信息的权重。我在调研中非常怕碰到技术精英,比如总工程师,或者技术出身的总经理、董事长。因为技术出身会让他们对技术、设备和产品都充满激情,他们的表达会让人热血沸腾,听者也会备受感染。从企业经营的层面看,这其实没有错,因为站在管理层的角度,他们需要充满热情和信心,但对我们投资者来说,就需要更全面更客观去平衡、消化这些观点。

  所以我现在更多的是去看上市公司的公告,调研纪要等,包括上市公司高管开的策略交流会等。我现在会将这些资料全部收集起来。如果需要我去重点去研究这个公司时,我就会从头至尾的把它看一遍。所以,调研其实要看如何利用机会,并且如何正确处理得到的信息。

  小诺:您对未来的市场的看法,您认为机会在哪里?

  胡总:当前我的观点,就是看好,这个观点我相信大多数人都会认同。2018年,可能是市场压力最大的一年。对内我们去杠杆,在经济结构性调整到一些“深水区”的时候,它就会对股市形成一定的压力。另外一方面就是来自外部的因素,特别是贸易方面的因素,不断会出现新的情况与变化,而且让人感觉在不断升级。综合内外,整体市场的压力较大。

  但到了2018年的11月,我们会感受到最大的压力阶段已逐渐缓解。一方面,我们已经看见了比较严峻的外部局势,后期的心理预期会比较明确,所以担心程度会有所缓解。另外,我们的经济转型也有了新的调整,这使得经济有可能会呈现出L型。同时,这也意味着“竖”的阶段已基本结束,之后会进入到“横”的阶段。

  股市看的是变量而不是状态,由于变量可能不会继续坏下去,以及两方面的压力阶段在2019年也已基本得到淡化,所以相对可能会看好。这种看好不等同于2015年上半年的疯狂状态,因为经济还需要时间走出新的周期。对外关系的处理也需要时间去平衡,所以我觉得后期更可能是一种结构性的机会。

  如果说是结构性机会,那科技股会是一个比较重要的方向。其一,我们经过这30~40年左右的时间,发展中国家的红利比如便宜的劳动力、较低的环境成本和丰富的资源都在逐渐减弱。

  但随着经济体量增大,教育的发展,人力和财富的储备都会相对比较充分。这种条件下科技进步是非常重要的,它也是唯一能提高生产效率和人民生活质量的方向。“”以来各种政策上的体现已经很明显了,不管是决策层还是老百姓,对科技发展的认识都比较充分。所以后期我们在各个环节都能看到科技的力量。十几年前,多以重化工业的周期股或者有些消费股为主,但是创业板开板以后,很多机械领域、原材料领域以及通讯传媒等科技类型的公司都出现在了上市公司的群体里,并且市值在逐渐增长,形成股市的中坚力量。综合看,我觉得比较大的机会隐含在科技领域。

  小诺:大家都看到科技股可能有机会,但是目前科技股涨幅已经很大了,那么在科技股投资上您有什么建议?

  胡总:我觉得科技股投资是挺难的。但我们做投资不能只买一类股票,如果看到科技方面有机会,我们要找到适合科技股本性的,或者与科技股特征相匹配的投资方法。国外有个咨询公司叫Gartner,每年针对科技股,阶段性的发布新技术讲解图。这个图的纵轴是市值,横轴是时间。当有新技术产生,所对应的公司市值会先有所飙升。因为对于科技股而言,新技术的出现可能是会解决一个痛点的。如果解决了,整个世界都会成为他的市场。但冷静过后,也会面临各种问题,比如技术发展或者推广障碍等,随后市值就会伴随着市场预期的下降而下降。如果后期技术推进,问题得到了解决,那销量伴随利润的体现,市值又会慢慢上涨。

  新兴技术成熟度曲线示意图(图片来自网络)

  如果回头看互联网股,2000年前后的互联网股票其实就比较典型。2000年前是一个巨大的互联网泡沫,2000年之后泡沫破灭,等过了十年,大家发现原来这些互联网股票真的改变了世界。这就是一个典型的科技股的市值变化。

  虽然现在很多技术也比较成熟,但是新产品新企业仍然可以套用这个模型。比如5G技术,曾经有人测算,5G基站只能覆盖300平方米,4G能够覆盖1平方公里,我们国家要需要1360万个基站,然后每个基站(造价大约)50万。所以算一下,这是6.5万亿的市场。如果不全覆盖,我覆盖1/3就是发达地区,也是2.2万亿的市场,大家的期望很高,就会算2.2万亿市场主设备是分到多少?什么射频分到多少……这就是测算,期望上升后问题就出现了,要么说三大运营商没有这么多资本开支,很难造这么多;或者说我有钱,但没人,我可能要分几年来造;再或者说某些地方觉得推进没有那么快。当问题出现后,股价会随着失望的情绪而下跌。但事情在推进,企业可以分几年去完成目标。

  科技股的技术迭代快,竞争激烈,夸张的说基本是0和1的关系。技术路线型成功,整个世界可能都是它的,但如果失败可能就是0。这过程中间大家的预期波动会比较快。

  所以我觉得科技股投资第一要把握市场情绪。科技股情绪波动较大,主要在于技术的可行性和发展速度,所以要尽量避免在市场情绪很高的时候进场。

  第二不要太集中。如果技术不行损失会比较大,因此需要分散在各个方面做布局。

  第三要跟踪这个技术的发展。新的产品和产业链会有不同的环节,比如5G最开始是基站,之后串联网络,商用化之后我们就会想到手机要换,因为接收端要匹配。5G的速度引起万物互联都受到影响,汽车可能会有自动驾驶,以及其他的机器可能都会有接收端。大家会根据5G的特性来赚钱,新的形态还会有新的企业来建立,所以技术演进是循序渐进的。所以,科技股投资比消费股要费心费力,需要大家更加密切地去学习,关注它的进展。

  小诺:胡总的投资风格其实是特别稳健的,您是如何考虑和把握风控的?

  胡总:我认为主导思想要明确,我做投资的初心是要赚钱,所以我的主导思想实际上首先是不能赔钱。如果需要实现这个目标,我会有几种做法:一是从结构性上来说,我会构建一个比较均衡的组合,包括大概2~3个相关性不大的方向,避免同涨同跌。二是同一个方向里的个股也尽量分散,一个组合中我认为20~30左右的股票数量是比较合适的。其中,比较确定的个股权重会占5%~6%,确定性较低的个股权重就会少一些。三是在交易中我会分散操作,避免决策冲动。总体通过这三种方式来控制决策失误,不产生致命影响。

  小诺:未来有没有可能开启一轮全面的牛市?如果有,需要什么样的条件?

  胡总:如果说全面牛市指的是我们2015年上半年的那种状态,那我认为理论上还是会有的。我一直认为形成一轮牛市其实需要两方面,一是需要有一个比较乐观的基本面去支撑,上市公司业绩以及整个国家的经济都需要有所支撑,不用特别好,但至少是一个不往下的过程。

  第二市场的大幅上涨,这意味着大家都有一个新的梦想。比如2006年到2007年那一轮,是由于中国加入WTO,进入了整个世界的产业链,我们有了“黄金十年”。2015年上半年,我们的经济没有较大问题,同时资金也在不断涌入,所以大家也想“一步到位”。 当下,我觉得在未来不排除会在某个时点上出现同样的情况。

  目前大家虽然还正在从2015年以及2018年的压力中修复过来,但后期我认为可能还是结构性机会较多,但指数会呈现波动不大且缓慢上涨的状态。

  免责条款:本报告版权归诺德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所有,仅供参考。未获得诺德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书面授权,任何人不得对本报告进行任何形式的发布、复制或修改。本报告基于诺德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及其研究员认为可信的公开资料,但诺德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对这些信息的准确性和完整性均不作任何保证,报告中的信息或所表达的意见并不构成所述证券、类别的投资建议,诺德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也不承担投资者因使用本报告而产生的任何责任。

  风险提示:任何投资都是与风险相关联的,越高的预期收益也意味着越高的投资风险。请您在投资任何金融产品之前,务必根据自己的资金状况、投资期限、收益要求和风险承受能力对自身的资产做一定的合理配置,在控制风险的前提下实现投资收益。投资有风险,选择须谨慎。

  本网声明:本网登载此文仅出于信息分享,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及其描述,不承担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如该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做删除处理。

  (来源:新浪财经-自媒体综合)

阅读助手:发布评论 加入收藏 打印正文 复制链接 关闭本页 报错
  • 编辑:刘浩

版权声明:
1、华北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固不承担稿件的连带责任。
2、文章内容仅供参考,如有侵权等请直接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删除!